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给油罐穿上“防爆衣”(寻找创新之星⑤)

发布日期:2022-03-16 13:08   来源:未知   阅读:

  枪击油罐,油罐没有爆炸;点燃穿孔漏油处,罐内燃起明火,油罐也没有发生爆炸;在有明火的情况下,加油装置仍然带火加油,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对穿孔处进行焊补维修。

  这不是科幻大片,而是上海华篷防爆科技有限公司HAN阻隔防爆技术演示会上的真实场景。为了推广这项不可思议的技术,这样的实景演示,在公司发展10多年中已经不记得做了多少次。

  凭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填补国内空白的核心技术,上海华篷,这家成立之初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的民营企业,经过10多年发展,已经成长为市场覆盖全国30多个省份、身家过亿元、拥有稳定发展方向的成熟企业。

  2001年,尽管国家安监总局尚未成立,但不断发生的安全生产事故,社会对安全生产关注度的不断提高,已令刚刚退伍创业的黄晓东坚定了选择。

  接触过部队重化工企业,也目睹过许多安全生产事故发生,黄晓东意识到,我国的重化工行业虽然受国民经济发展拉动发展很快,但却缺乏与之相配套的安全服务产业。经过广泛搜集信息、认真思考后,黄晓东选择了防爆阻隔技术。“当时,国内外都已经出现了防爆阻隔材料研究,但都没有形成国家标准,离工业化应用有很大距离。我们要干,就要先将材料的特性稳定下来,然后找到应用方法,再促进国家标准出台。”黄晓东回忆说。

  人家的创业都从跑市场开始,黄晓东的创业却是从技术研发开始。“要为国家发展真正干点事情”、“有了自己的技术,不怕没有自己的市场”,退伍的黄晓东,带着军人特有的事业心和荣誉感投身到创业中。

  从搞科研起步,头三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创业艰苦可想而知。2000年上海华篷的前身——汕头华安公司在汕头成立,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黄晓东聘请了退休的老专家,从军工企业、化工厂和科研院所挖来技术人员,关起门来搞研究。为了维持科研,黄晓东利用搞研究的机床干“副业”挣钱,四处打探消息、拉活干。“做过小的防爆便携桶,也做过弹簧,有什么就干什么,没办法,要挣钱才能发工资搞研究。”他说。厂子里研究人员多、管理人员少,黄晓东就自己干。到外地谈生意,书包就是办公桌,背着一堆账,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办公室。

  2001年,黄晓东“摘到了果子”,公司陆续研发出成熟的阻隔防爆产品。2003年,经过严格的申报、审核,阻燃防爆安全加油站、阻隔防爆地下贮油罐、大型安全防爆液化石油气球罐等技术获得国家专利,填补国内该领域空白,为公司的创新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科研起步,能摘到果就算幸运,总结成功经验有两条:选对路和找对人。”黄晓东说。选对路,是指瞄准了安全产业这条路,并且选对了阻隔防爆这项能够迅速转化为产品的技术;找对人,则是指找到了能研究、也能出成果的专家。

  “创新型企业存在的基础,就是拥有能将科研转化为应用技术、应用产品的人。”黄晓东认为。一直以来,上海华篷的科研队伍都维持在百人以上,掌门人黄晓东也一直不管具体的经营、人事,主抓科研创新。如今,上海华篷已经申请国家专利180件,并在78个国家获得专利权、在109个国家和地区实现注册。

  上海华篷的HAN防爆阻隔技术,究竟是什么?通俗讲,就是一种在容器内安装特殊的阻隔防爆材料,可以分解大量热能阻止火焰迅速传播和能量瞬间释放,从而破坏燃烧介质的爆炸条件,实现防爆。实验数据表明,HAN阻隔防爆储油罐口的火焰高度仅为普通储油罐的1/30,属于微弱火,即便着火,也便于迅速扑灭。这一技术可以有效防止危化品在明火、枪击、雷击状态不会发生爆炸,可广泛用于民用、军用油(气)库(罐)及军用飞机、坦克、军舰等的防爆安全。

  有了好的产品,并不等于就有好的市场。“再香的酒,捂在坛子里,人家也不知道香。”黄晓东说。他启开坛子,开始“卖酒”。

  最初的“卖酒”,是在各地举办的产品演示会。每次,上海华篷都用枪击油罐、带火加油、带火焊接等“极端暴力行动”展示产品性能,许多观看者都吓得往后躲。黄晓东至今还记得一次汕头演示会上,当油罐口点燃明火,自己身边正好站着一位相熟的武警军官,黄晓东说:“你去摸一摸油罐,一点不烫。”那位军官立刻跳起来反对。最后黄晓东自己上去先摸,又按着那人的手去摸,果然只有一点温热。

  黄晓东还积极争取参与国家科研项目。“这一方面是为了争取科研资金,另一方面也能提高知名度。”黄晓东说。基于在防爆阻隔技术领域的出色表现,该公司参加了“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油品储运装置阻隔防爆安全技术及装备研发”。

  2005年4月13日,国家安监总局公布了成立以来首次批准实施的两项安全生产行业标准,这两项行业标准的关键技术都是上海华篷的HAN阻隔防爆技术。同年8月,国家安监总局等四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推广应用HAN阻隔防爆技术的通知》。2008年,科技部将HAN阻隔防爆技术列入《抗震救灾使用知识、技术与产品手册》。

  但暴力的产品演示、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不一定能带来市场的巨大突破。“在安全设备领域,事故是最好的‘推销员’。”黄晓东说。

  2003年夏,中石化北京公司一辆8吨运油车因意外事故引起爆燃,烧毁高压线,造成北京市石景山区和海淀区部分地区停电数天。事故发生后,黄晓东立刻上门推销自己的产品,顺利获得第一笔大单。

  中石化北京公司对部分设施进行了防爆改造。2004年,在中石化北京长辛店油库,同样是一辆8吨运油车在输油中突然着火,由于该车进行了HAN阻隔防爆技术改造,未发生爆炸,避免了重大事故的发生。

  之后,每当重化工领域有大事故发生,上海华篷就能迎来一个销售小高峰。“企业是社会的缩影,等哪天我们的销售业绩稳定了,国人对本质安全、事前预防的认识才到位了。”黄晓东说。

  基于优良的性能,HAN阻隔防爆的名声越来越响。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的活动场所都先后采用了上海华篷的橇装式加油装置。如今,上海华篷的产品已经覆盖了全国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截至2013年10月,全国共安装HAN阻隔防爆橇装式加油装置近2000台,使用阻隔防爆技术改造的加油站超过3000家,使用阻隔防爆技术的大型气罐也不断增加。

  “现在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刻。”11月20日,黄晓东坐在北京办事处的办公室里沮丧地说。某国有银行刚刚突然通知,拒绝上海华篷的新贷款申请,可新订单的生产准备金正“等米下锅”。一旦不能按期交货,上海华篷将面临巨大的违约赔偿。

  发展10多年,公司资产已达10亿多元,可资金仍然是黄晓东的“心头大患”。研发需要钱、扩建产业基地需要钱,这些都是打基础的钱,一分都不能省;银行贷款要按期还,民营企业本来就很难贷款,信用尤其珍贵。这一次为了保护银行信用、争取下笔贷款,公司甚至停发了两个月的工资,咬着牙按时还清了上一笔贷款,可换来的依然是“闭门羹”,黄晓东很想不通。

  “一定要走向资本市场,民营企业单纯依靠银行风险太大了。”黄晓东说。目前已经有几家战略投资机构前来洽谈,职业经理人制度也提上了议事日程,一切都朝着上市的方向在推进。

  科技创新仍然是黄晓东的“杀手锏”。一方面,虽然进行大量知识产权申请,但上海华篷仍然屡屡遭遇侵权假冒。“创新是最好的维权,我们要不断创新,令核心技术难以复制。”黄晓东说。另一方面,项目研发及项目储备的需求不断加大,上海华篷已经转型为以高新技术项目研发和技术储备为主的企业。

  如今,上海华篷的拳头产品——橇装式加油装置,已经进化到第三代,公司产品的应用范围也从最初的油罐、加油装置,扩大到甲醇、乙醇、航空煤油等危险化学品的储运,非爆破式采石等。“现在,我们对安全的认识不断深入,认为安全产业不仅包括生命安全、生产安全,还包括生活安全、生存安全,我们将全面开发这四个领域。”黄晓东说。”